当前位置: 澳门新豪天地3559 > 科学 > 正文

21世纪军控的可持续性

时间:2019-09-02 16:46来源:科学
【《环球》杂志2003年2月26日报道】随着冷战的结束及国际力量的重组,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到目前为止已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在双边领域,美俄核裁军取得重大进展,双方核武器库已

【《环球》杂志2003年2月26日报道】随着冷战的结束及国际力量的重组,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到目前为止已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在双边领域,美俄核裁军取得重大进展,双方核武器库已大大缩小。1991年美苏签订《第一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双方决定各将战略核弹头总数削减到6000枚。此后,美俄先于1993年签订《第二阶段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承诺于2007年底前将各自战略核弹头总数削减到3000~3500枚,后又于1997年发表《关于未来削减核力量参数的联合声明》,宣布在START-2生效后,开启《第三阶段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的谈判,再将各自的战略核弹头进一步削减到不超过2000~2500枚。2002年5月,美俄再度签署莫斯科条约,拟于2012年底前,进一步将各自战略核弹头削减到1700~2200枚。到目前为止,美俄已完成START-1的削减规定,双方核武器库缩小了1/3,战略核弹头从最初各自的1万枚减少到约6000枚。 在多边领域,许多军控条约的普遍性逐步拓展,一些冷战时期争执不休的问题取得巨大突破。1995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无限期延长。目前,NPT成员达188个,成为国际军控进程中最具普遍性的条约,只有印度、以色列、巴基斯坦尚未加入(2003年1月10日朝鲜宣布退出NPT)。1996年,《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达成并开放供签署,到2002年10月底,已有166个国家签约。《化学武器公约》于1993年开放供签署,1997年生效。由该公约授权成立的国际化学武器组织也已对世界数百个可疑地点进行了实地核查。《生物武器公约》目前已有146个成员,根据新的形势,各方已对未来核查协议书进行多次讨论,立场开始趋同。 在经历黄金时期之后,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面临着条约生效、实施、核查和维护等难题,从而进入低速发展、反复徘徊、有时甚至逆转的新阶段,许多之前从未有过的棘手问题浮出台面,成为各方矛盾和斗争的新焦点。 CTBT的批约及履约将成为国际军控领域的重点问题。该约原定在开放供签署后3年内生效,但到目前为止,条约仍未满足生效条件,并受到来自各方面的严峻挑战:其一,印度、巴基斯坦先于1998年竞相进行核试验,后又竞相扩大核武器库。其二,美国不仅拒绝批约,还积极谋求重新进行核试验。2001年6月,美国能源部发言人称,美国能源部正在着手评估内华达核试验基地的准备情况,使之保持随时进行核试验的准备状态,一旦需要,确保在24~36个月的时间内准备就绪。对此,美国2002年《核态势评估》报告作出了明确要求。与此同时,核大国还竞相发展第三代、第四代核武器,其特点是弹头小型化、弹种多样化、当量可调化,注重打击精度、突防和生存能力。而要发展新型核武器,就必须恢复核试验,或进行准试验。而任何核试验都与CTBT背道而驰。 《反弹道导弹条约》被废止,阻止外空军备竞赛将成为今后军控斗争焦点。1972年美苏签署的ABM条约反对建立全国性的国家导弹防御系统,确立了“相互确保摧毁”威慑理论,成为近20年来维持美苏战略稳定的基石,被誉为国际军控“条约之母”。然而,美国以反对恐怖主义或“无赖国家”的弹道导弹进攻为由,于2002年6月退约。2002年12月,美国总统布什下令军方着手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决定在2004年和2005年部署并使用包括陆基和海基导弹及部署在陆地、海洋和太空的传感器等在内的导弹防御系统。同时,美国积极谋求与日本、欧洲、印度等国联合开发导弹防御系统,加紧与俄罗斯进行沟通与合作。美军将“主导空间”视为未来军队转型的优先项目,急于将空间变为未来战场的“新高地”。因此,我们可以预见以导弹防御为跳板的太空武器化。

【全球安全网2003年3月4日报道】美国一高级军控官员称21世纪军控是可持续的。作为证据,他指的是2002年签署的美俄《莫斯科条约》,他说该条约将“前所未有地大幅削减部署的战略核弹头数量”。 而军控助理国务卿StephenRademaker说,布什政府在军控方面采取的策略“一直是很谨慎的。”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Rademaker进一步解释说,布什政府“不会仅仅因为谈判过程本身是件好事就准备签约谈判。”他在刚从日内瓦裁军大会会议上回来时表示说:“我们不能接受过程比本质更重要的概念。而且你不难发现,许多其他国家对军控过程本身具有极大的热忱。” 谈判过程可能陷入僵局。Rademaker这句话是针对CD在过去6年中就有关《禁止生产武器用易裂变材料条约》谈判的进展而言。他说:“主要的症结在于某些代表团已建立联盟。他们所采取的立场是,除非在CD框架内有开始其他谈判的协定,或至少就所建议的军控协定进行探讨,否则他们不会同意开始FMCT谈判。” Rademaker称,已经有三个协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与开始FMCT谈判相关联。它们是禁止外层空间军备竞赛,对非核武器国家的负安全保证以及建立有权讨论实现核裁军可能的方法特别小组的建议。 在谈到他于2月20日的采访中提到的拓宽现有的军控协定范围时,Rademaker对如危地马拉和帕劳等国家同意加入1993年生效的《禁止化学武器公约》和1972年生效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表示感谢。他说:“我们认为所有国家均应加入如CWC和BWC条约。事实上,我们已形成惯例,鼓励那些还没有加入这些条约的国家尽快加入。”帕劳就是在Rademaker于2003年早些时候与帕劳总统会晤并敦促他考虑加入上述两公约后于2月加入上述两公约的。 Rademaker也谈到美国对1968年生效的《核不扩散条约》长期有效性的担忧。“很久以来,人们就一直担心,如果某些国家违反NPT,开始研制核武器,是否将导致其他国家得出出于自卫需要做同样事情的结论?得出他们不能再依赖NPT抵御拥有核武器的邻国的结论?某些国家还会提出他们需要寻求发展自己的核武器。”当谈到NPT体制是否有解体的可能时,他说:“长久以来人们一直担心这个问题”。美国不希望看到NPT解体,他说:“避免此事发生的最佳方法就是保证所有国家包括朝鲜遵守NPT的行为准则。”Rademaker还谈到其他军控问题,包括即将于4月在海牙召开的CWC审议大会、IAEA有效性、欧洲常规军备控制、导弹防御、建立信任措施、8国集团对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建议和美国就限制非自毁地雷的全球出口的建议等。

摘要:这一系列军控领域的动向,究竟意味着什么?人类是否即将重新面对“久违”的核战威胁?

图片 1

本文转载自瞭望智库

作者石宏

外媒称,《中导条约》将于8月2日失效。随着条约沦为一纸空文,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军备竞赛或将开启。

而在《中导条约》即将失效的情况下,“硕果仅存”的美俄武器控制条约——《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命运也岌岌可危。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在7月30日不仅证实华盛顿将于8月2日退出《中导条约》,还声称《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存在缺陷,因此不大可能延长。

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美国的危险计划可能导致世界范围的新军备竞赛。

这一系列军控领域的动向,究竟意味着什么?人类是否即将重新面对“久违”的核战威胁?

1

两强时代搭起的军控体系

我们现在常说的世界军备控制主要是指对核武器的控制,因为核武器具有超强的破坏力和杀伤力,如果不加控制,那么世界上发生核战争的概率就会非常大,并且很可能导致人类社会消亡。

核军控主要取决于美俄两家,因为它们所拥有的核弹头、运输载具和平台都是世界上最多的,其中核弹头总数在任何时候都没有低于全球总数的90%。在冷战最高峰的1986年,美苏两家的核弹头总数高达4.9万多枚,占当时全球核弹头总数的97%。

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今年6月17日发布的《2019年鉴》,截至今年1月,全球9个国家拥有核武器,核弹头总数13865枚。其中,美国拥有核弹头6185枚,俄罗斯为6500枚,两家加起来的核弹头总数为12685枚,占全球核弹头总数的91.5%。所以,美俄两家的核军控对于全球来说举足轻重。

1962年爆发的古巴导弹危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距离全面核战争如此之近。

虽然这场危机最终化险为夷,但也令当时的美苏深深感到核战争爆发的风险是很大的,因此双方都有了核军控的念头。然而,这两家首先做的是维护自己的核垄断地位,防止核扩散。于是美苏推动联合国在1968年7月1日的大会上通过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开放给各国签字、批准和加入,1970年3月5日该条约正式生效。《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确立了核裁军、防扩散与和平利用核能三大目标,成为国际核不扩散机制的基石。

编辑:科学 本文来源:21世纪军控的可持续性

关键词: